《趁iau2日時》

| | || 轉寄

Hō͘視障ê

視障朋友因視覺ê無方便而常有就業上ê困難,koh-khah因社會大眾對視障者ê不了解kap歧視,hō͘ in自卑而kiu-kiu,造成國家社會資源ê浪費,實在可惜。

台灣工商發達了後,視障者ê就業環境koh-khah悲慘,行出算命就是按摩,行出按摩就是碰壁。被尊稱做台灣盲人ê父ê陳五福醫師,創辦慕光盲人重建中心三十五年來,造福真tsē盲人按摩ê職業重建。無奈ê是,目前ê視障按摩已被明眼人侵佔,koh-khah威脅tio̍h in ê家庭生計,講來真hō͘人扼腕。

我個人從事關懷視障工作八年來,眼見視障朋友tī社會ê夾縫中求生存,想出點力koh感覺勢單力薄而無奈。只好tuì我家己ê小公司做起,一九九二年起僱用全盲ê呂文達先生,tī公司裏盡量hō͘伊工作機會。真tsē人對我質疑盲人ê工作能力,我lóng回答講:「只要hō͘伊公平ê工作機會kap環境,盲人ē-tàng kap明眼人仝款工作。」

茲摘錄陳世昌之碩士論文中關於呂文達ê部分資料:

呂文達:喬佳光學公司職員

早起九點tú過,設tī中山北路ê喬佳光學公司已經無閒起來。呂文達熟練地擦tio̍h公司ê玻璃門。伊先用清潔劑tī門ê上、中、下方各灑了一條橫線,然後順手the̍h起折好ê舊報紙,tuì門ê siōng上頭一寸一寸用力擦落來,連銀白色金屬kā手ê內外mā無放過。呂文達戴tio̍h耳機,你ē-tàng想像伊正teh聽節奏真強ê音樂,因為伊ê身軀不斷左右擺動,真有韻律感。不一下á功夫,整面玻璃已經光亮如新。呂文達彎腰收拾地上ê物件,嘴角微翹,一副真滿意ê款。

因為雙眼全盲,呂文達看bē-tio̍h家己ê工作成果,但是伊ē-tàng想像頭家、同事、以及每一個來到公司ê人客,知影玻璃門是盲人所擦時hit份讚賞ê表情。伊牢記tio̍h每一個工作細節kap玻璃上每一個死角,就算偶爾有擦不清氣ê所在,同事mā會不時幫伊留意。無親眼看tio̍h,真難想像盲人ē-tàng kā玻璃擦得hiah-ni̍h光亮。

呂文達ê工作m̄-nā擦玻璃。Tī tse tsìn前,伊已經kā公司所有ê桌á、椅子擦過一遍,杯子mā lóng洗過。續落來伊tio̍h接聽電話總機;下晡iáu得tio̍h中山北路、錦州街口ê郵局去收寄信件、存提款。最近頭家林俊育對呂文達ê工作表現真肯定,伊ê活mā就jú來jú多,jú來jú多樣化。

公司只有五名員工,主要業務是照像機ê進出口,呂文達儼然已成做公司bē-tàng或缺ê一員。但是伊iáu有koh-khah遠大ê抱負neh:「m̄甘心一直做小弟ê工作。頭家馬上tio̍h買盲用電腦,有了盲用電腦,將來就ē-tàng處理船務。」提起「船務」tsit兩個字時,呂文達ê語氣十分興奮,kah-ná隨時ē-tàng獨當一面似ê。

呂文達真有理由自豪,伊是台灣少數ē-tàng進入私人公司,靠工作表現kah-ná到頭家肯定ê盲人之一。大部份ê盲人,無論喜無歡喜,只ē-tàng tī按摩院或旅社為人按摩,或tiàm tī厝內等待工作機會。

不過三年前ê呂文達thang無像現在tse般充滿自信。Hit時伊iáu未來到喬佳光學公司,現實生活ê壓力逼tio̍h伊得從事按摩業,而那偏偏是伊自細漢siōng無歡喜做ê事。「心中十分徬徨,過一工算一工」呂文達講。

五十九年次ê呂文達,出生tī金門沙美一個小村莊。三歲hit年發高燒,視力完全喪失。五歲開始就讀台中ê惠明盲校,tī校期間koh不幸tú-tio̍h多氯聯苯中毒事件,一直到現在,只要暗睏,伊就全身不爽快。啟明學校畢業以後,呂文達無法度tshuē-tio̍h其它工作,為tio̍h生活每工暗時iáu是tio̍h到按摩院上班,直到深夜為止,深深引認為苦。Koh加上父母離異,自細漢m̄-bat體會家庭ê溫暖,hit時呂文達常有「被社會遺棄」ê感覺。

七十九年底,呂文達經由一位盲朋友ê紹介,參加雙連教會ê西羅亞盲人合唱團,合唱團團員lóng對伊真好,hō͘伊開始感覺社會mā有溫暖。呂文達tī-hia結識了一向關心盲胞福利ê林俊育長老。林俊育知影呂文達對按摩無興趣,生理狀況mā無適合按摩業晨昏顛倒ê生活,就建議呂文達到家己ê公司來上班。

「一開始mā m̄知影家己ē-tàng做些什麼,一點心理準備lóng無。」呂文達講 。但是林俊育交待公司其他職員協助伊,譬如頭一兩次來到郵局辦業務,同事會帶呂文達去,提醒伊路況,並且帶伊到指定ê窗口去,了後就完全靠家己摸索了。現在ê呂文達到郵局去,m̄免人家提醒,家己就ē-tàng行到固定ê窗口,郵局小姐久了mā kap伊真熟。

呂文達講:「林長老想用工作建立我ê自信心。」林俊育ê用心顯然無白費。每學會曉一項新ê業務,呂文達就koh-khah肯定家己「ē-tàng」做些什麼。不過呂文達表示,單單盲人認知到家己ê能力,無什麼路用,有仝款想法ê社會人士並無tsē:「有人kā我講,『你ê頭家心地真pháiⁿ,叫個盲人走郵局!』kā in講我做得來,in mā m̄相信,久了就lán-si得解釋了。」

有kuá人siuⁿ過同情呂文達,hō͘伊有被輕視ê感覺:「郵局人排真tsē時,有ê人就好心hō͘你插隊。」呂文達真感激in ê善意,但是每pái lóng感覺真尷尬。我lóng會婉轉地拒絕,iáu是照排隊,因為我無歡喜特權,kah-ná盲人可憐兮兮ê,四界得hō͘人同情。」呂文達承認盲人tī某一kuá場合需要人家幫助,譬如等公車時,但是大部份ê tāi-tsì家己lóng ē-tàng做。

到喬佳公司工作ê另外一個好處是休閒活動增加了。以往伊tī按摩院,暗時tú好是工作尖鋒時段,無辦法安排活動。Tsit對好動ê伊是真痛苦ê事。現在活動thang多了,除了西羅亞合唱團,呂文達koh參加由殘障人士組成ê廣青合唱。下班以後mā常走去聽音樂會。最近koh迷上了職業野球,三工兩頭就往野球場走:「我是兄弟隊ê lah lah隊。」呂文達講。

呂文達提起野球時,完全是專家口吻:「野球規則我lóng有背起來,比賽時聽球場上ê聲音,koh加上觀眾ê反映,算算時間,就ē-tàng知影phah者走到幾壘,有無被封殺。」此外,呂文達對電視遊樂器mā真有興趣:「當然mā是用聽ê,Sega或任天堂lóng有kuá遊戲真適合盲朋友sńg。」朋友有時mā會開車載伊去爬山:「拉拉山、阿里山我lóng去過。」呂文達講。

一個月接近兩萬元ê薪水,比起按摩業ê收入,是少了一點,但是呂文達十分滿意:「目前做ê工作有限,將來辦了船務,薪水會koh-khah高,而且林長老十分注重盲朋友ê福利,每年lóng有加薪。」

不過對呂文達來講,tsit份工作iáu帶hō͘伊按摩業無法度提供ê成就感:「tsia ê工作有變化,有挑戰性,而且是我家己選擇ê。」呂文達認為家己是真好字運ê盲人,其他人無法度kap伊仝款家己選擇工作:「像合唱團裡ê江美麗kap姜金花,文藻語專畢業,英文好得不得了,公司不請(雇用),iáu m̄是得回頭做按摩。」

但是beh從事有挑戰性ê工作,相對地得付出koh-khah tsē ê努力。船務工作需要真好ê外語能力,所以呂文達拼命學英文。常春藤英文雜誌社每一個月將雜誌內容譯成點字,呂文達每工固定時間lóng會聽常春藤ê空中英文教學。另外,伊iáu寫phe到美國買英文點字冊,譬如英文版ê聖經:「一本聖經,翻成點字就變成十八本!」呂文達一面講一面tuì冊櫃抽出一本,用iáu算流利ê英文唸了一段出埃及記:「And the lord errand to Moses...」

為tio̍h hō͘盲人公平ê工作機會,高科技ê盲用電腦點字視窗是siōng大ê突破,但目前價錢真貴,m̄是一般人負擔得起ê。我聽講公私立機關「不僱用殘障者而寧可被罰」累積大筆ê「殘障福利基金」,視障者thang申請就業輔助器材。探聽結果講,我ê小公司m̄是被罰單位,無資格申請,真是天大ê笑話。

幾位「殘障福利金專戶管理運用委員」為tsit件事phah抱不平,修改辦法了後,我ê公司thang申請補助購置盲用電腦了。但有了盲用電腦ê硬体設備,iáu-beh有設計周全ê軟体tsiah ē-tàng達到預期ê目的。我想起二年前擔任中華民國視覺障礙人福利協會ê顧問時擬訂ê「視障電腦業訓練」計畫冊,現在koh再提出來hō͘各界參考,希望tī大家ê努力下,早日落實盲人就業電腦化ê美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