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古典台語文學e5的欣賞》

| | || 轉寄

譯經潮流中頭一個本土譯本

細說《紅皮聖經》(二)

聖經ê外表hō͘人ê印象是死版ê—烏mà-mà,無論羅馬字á是中文,精裝á是平裝,一律是烏。高一ê時,爸爸tuì台北買轉來hō͘我ê頭一本英語聖經(KJV)mā是烏ê。

無人想會曉tsit本新約卻是紅色ê,其實伊mā有土橘仔(米色)色薄皮,外面才用紅kì-kì ê塑膠套包起來。Ná會án-ne做?啥人考案(設計)ê?1972年翻譯了beh去新加坡時,我mā無聽tio̍h講beh按怎出版,等到1975年tī NewYork teh翻譯「現代中文譯本」ê時,收tio̍h紅phà-phà ê tsit本新約,我想lóng buē通,無久to̍h聽tio̍h去hō͘當時ê警總沒收去lah。阮內部家己講笑,「驚kah褲底tiàm鬼,紅皮聖經想做毛語錄。」

我m̄知為甚物用紅皮,但是我會thang分(pun)咱知,tsit-ê譯本是按怎來ê,因為tī翻譯方面,我tuì頭tshap到尾。 台灣本土教會(長老教會、真耶穌教,kap聖教會)ê「聖經」是1933年發行ê台語羅馬字。這是巴克禮(William Barkley)tuì台南去廈門修訂ê。中國人所用ê和合本(通稱國語)是用馬禮遜(Morrison)以來各種譯本合倚來修訂,tī 1919年發行ê。

Tsiah-ê翻譯者lóng是外國ê宣教師,為tio̍h傳福音,in一面學當地ê話,koh一面趕beh ài譯聖經hō͘人讀。咱來kā想像,用taⁿ仔學會曉ê話去譯in所bat ê聖經(無論是英語、希臘語á是希伯來語),m̄知juā-á-ni̍h夠辛苦。In驚譯了無清楚,hō͘人聽無,所以tio̍h tshuē當地人來tàu腳手。讀hō͘ in聽看聽有無,聽tio̍h無,為tio̍h beh hō͘真正確,tio̍h請助理回應,講hō͘伊聽,有時tio̍h比腳畫手。Tī咱手內將近100年ê聖經是án-ne一點一滴積起來ê。無論翻譯者á是in ê助理所用ê工夫kap精神值得咱尊敬,in留落來ê成果值得保惜,應該受o-ló,這thang講是一種大ê神蹟。

世界teh改變,科技teh進步,tsiah-ê lóng影響到人ê生活、語言ê變化kap表達。Siāng時一百年來人tuì聖經經文ê了解有新ê發現,因為án-ne,tī 1960年代,地球ê ta̍k角落透一陣大風。用大眾 化、通俗化、平凡ê口語(common language)來譯聖經,hō͘ ta̍k-ê人lóng會thang家己讀。有聖經ê所在tio̍h用口語來重譯,猶無有文字ê語言tio̍h幫贊in文字化。這是非常福音的(evangelical)ê譯經潮流。Tuì tsit-ê運動,tī全世界出現《Hō͘現代人ê福音》 (Good News for Modern Man)á是各種語言ê 《現代....譯本》(Today’s....Version)。咱ê《紅皮聖經》tī tsit種潮流中催生出來,tī台灣ê頭一粒果子。Tsit本新約m̄是beh hō͘信徒kā伊關tī禮拜堂內面ê經書。Tsit本冊是放眼tī台灣大眾,hō͘ in ē-thang共鳴民眾ê冊。Tī tsia 《紅皮聖經》有重大ê文化使命。

後回才來介紹tsit陣風ê源頭,Dr. Eugene E. Nida kap《紅皮聖經》按怎開始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