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古典台語文學e5的欣賞》

| | | 轉寄

Dr. Eugene A. Nida kap 「譯經者研習會」

細說「紅皮聖經」 (三)

1996 年 春天接tio̍h聖經公會ê通知, beh派我去參加「譯經者研習會」,時間是八月12日到九月三日,地點tī東京郊外ê八王子市。Tsit項代誌我感覺非常 意外。

1964 年中, tī台灣教會界bat有一個爭論。有人提起修譯中文和合本,隨時受tio̍h攻擊kap反對。Tuì中國走來台灣,講北京話ê領導者,包括外國宣教師, 圍剿tsit-ê看法。In 講人才lóng留tī中國,koh 聖經是經典,buē用得改。這暴露in極端保守,輕視台灣,kap非常ê無知。In m̄知in看做神聖ê 和合本,其實經過真濟修改了後才定稿ê。In崇拜「宗教性ê含糊」(sacred ambiguity) 做 上帝ê話(Dr. Nida常用 ê表現)。

另外一方面,我想buē曉,家己不過是台灣神學院默默無聞ê講師,猶未二年, koh我kap當時聖經公會ê負責人賴炳堂牧師也無熟似。不過我真歡喜,這是beh應用 Union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Virginia hō͘我tī聖經學嚴格ê訓練: 國際知名ê舊約學者John Bright kap James L. Mays,新約方面Donald G. Miller kap Balmer H. Kelly。我一聲答應,接受指派,講bē hō͘ in漏氣。無久就收tio̍h聯合聖經公會(United Bible Society) ê邀請函,去辦出入境手續。

到研習會ê地點,tī山頂無公共交通工具ê研究中心。Tī hia tú-tio̍h 台灣去ê研習者,大部分是Holo語系,台南神學院ê老師(包括一位宣教師),講起來 是「先輩」,台灣 神學院 ê畢業生只有我 kap講客話ê蔡仁理牧師。Maryknoll教團ê Fr. Fedders mā有去, koh有兩位「非我不可」ê教界明星(一個是北京語ê)。除了 台灣 以外有不止濟日本ê少年學者、南韓、東南亞等七八十ê學員。

研習會ê主要講師是Dr. Eugene A. Nida,伊to̍h是頂pái所提1960 年代,吹世界性譯經風ê風頭。早起時ê課,lóng是伊ê講義,用伊1964年經典之作“Toward a Science of Translation”詳細講解翻譯聖經ê各種問題。伊ê翻譯理論,用伊tī世界各地,tuì有文字到有音無字ê所在,所看tio̍h、聽tio̍h ê經驗來做說明。聽伊ê課ná準tuè伊去旅行,實際ê體會,包穩buē tok-ku。

另外一位講師是蘇格蘭人(伊講 我是Scotts, m̄是Inglish,若講我是 British, ok),是當時研究啟示文學(Apocalyptic Literature)ê世界的權威。伊講解舊約ê但以理kap新約ê啟示錄,用伊真熟ê材料(舊約ê外典)配合蘇格蘭人 ê humoor,mā是包君滿意ê課。

“Good News for Modern Man”新約譯者Dr. Robert G. Brattser也在場現身說法kuí-nā場,分享伊用Dr. Nida翻譯原理ê實際經驗。另外一位單獨譯新約聖經ê Ono Kosaku (小野耕作)教授也講起伊譯經ê艱苦kap快樂,koh送一人一本。 Koh另外一位是英國海外聖經公會(BFBS) ê總幹事Dr. Brian Price,伊介紹in ê圖書館珍藏ê各種聖經。1968 年我去倫敦訪問伊ê時,報我看tú-teh展覽ê “Devil Bible” (19世紀發行ê)m̂將出埃及記20:14 “Tho͘ shalt not commit adultery” 誤印做 “Tho͘ shalt commit adultery”,雖然一字之差,意思倒páiⁿ,發見後全部收回。

Dr. Nida受過真嚴格ê拉丁文kap希臘文ê訓練,koh受希臘語新約以及語言學等ê深造。伊tuì 1946年加入美國聖經公會,1946年擔任翻譯部總幹事到伊退休為止,全球行透透(干單1966年hit年,伊去中南美洲、非洲、中東、亞洲、歐洲),到ta̍k所在去訓練翻譯者。伊有宣教師(也是牧師) ê熱情、親切,koh有教育者ê耐心。通過伊等身之作 (翻譯理論方面、語言學方面、宣教方面、人類學方面)結合伊ê活力,tī地球ta̍k角落所舉辦ê 「譯經者研習會」,伊成做傳播福音使者,也是弱小族群文化ê保護者,跨文化ê大使。

我感覺真榮幸有受tio̍h伊ê教導,tī台灣盡聖經翻譯者ê使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