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古典台語文學e5的欣賞》

| | || 轉寄

揀siōng短ê福音書─馬可開始

細說APSK (五)

經過校譯四福音書ê經驗,實驗tī東京研習會所學,Nida ê 譯經原理了後, 我一直teh等機會下手譯聖經。 等á等,等到hit年 (1967) ê春天,張德香牧師tuì南神khà電話來。伊講,將全部ê暑假留起來,m̄-thang ín人去講演, á是計劃出外。聖經公會ài咱四個人(就是參加校譯四福音書ê人)集中tī一所在專心譯聖經,為tio̍h補償大家失去ê暑假,歡迎帶家庭行。伊講其他ê細節會koh連絡。

大概tī一禮拜後,張牧師koh khà電話來。Tsit-pái通知,集中ê時間分做二期,第一期三禮拜,暑假隨時開始,beh tī台中火車頭邊,盧長老 ê觀光飯店。

歇一禮拜後第二期開始,兩禮拜 tī台北近郊,尾á禮拜 beh tī南神, 來結束。伊將台北近郊ê地點交hō͘我去設法。原則上每家庭一間房,翻譯to̍h用伊ê房間。 續落去收tio̍h伊寄來有關tsit-ê project ê proposal (計畫書)。揀siōng短ê 福音書─馬可來試譯。照新約學界ê共識,這也是四福音書中第一早寫 ê一本。

伊也照tī東京所受ê原則,tī組織上kā分做三層:第一基本是譯經者委員會(editorial committee),專責翻譯ê事工,koh根據各方面ê反應,整理後kā伊定稿;koh來就是審譯委員會(review committee),請對聖經學有訓練ê,tī羅馬字khah精ê,kap台語 (Hō-ló)有研究ê人來組成,負責讀editorial committee提出ê譯稿。最後有諮詢委員會(consultant committee),教會界ê「政要」組成, in負責讀editorial committee提出ê定稿,kā伊認可(authorization)。阮tsiah-ê 譯者受聖經公會選用kap委託去組織editorial committee,其他兩個組織to̍h由聖經公會kap教會界ê龍頭去煩惱lah。

Tī tsit-ê計劃書,張牧師也提起所beh用ê新約 希臘語文本(New Testament Greik Text)。伊也koh一pái提醒大家復習Nida ê Functional Equivalence (對等功能)ê原理,koh kā伊提綱揭要。我讀了tsit-ê計畫書不止感激張牧師所下ê工夫,也佩服伊ê領導能力。雖然這是 一pái同工,tuì tsia起,我一直tsûn伊台灣聖經 (伊專門tī新約)學界,也是神學校教育界可敬ê先輩kap朋友。 暑假以前,我招老友故許錦銘牧師kap我去北投方面tshuē所在,因為伊bat tuà tsit-ê地區,老馬識路。Tī hia相續se̍h兩暗,聽tio̍h四間房,相續租兩禮拜 ,ta̍k間旅館ê經理lóng hàiⁿ頭,無beh租hō͘阮。最後tńg來新北投大飯店(舊火車頭前)kap in交涉,要求phah折,最後順利簽約。

頭一期三禮拜 tī台中,我 kā 張牧師答應beh負責選一kuá-á參考資料先寄去,因為hit時我是台神ê圖書館長。

Tàu-tīn了後,頭一個工作to̍h是針對張牧師提出ê計劃書討論 (review),特別是有關翻譯原則,ta̍k人提出意見。除了翻譯 ê技巧以外,阮真重視tsit-ê譯本ê讀者。阮決定除去廈門語(閩南語)化ê字眼kap表達,這m̄是hiah-ni̍h簡單,因為ta̍k人lóng是讀巴克禮博士修訂ê白話字聖經大漢ê。另外一面阮希望用淺白、當代(1960 年代)大眾è用語,真自然kā表達出來。這mā是真oh ê tāi-tsì,因為tī老K全面消滅台語,推行「國語運動」ê壓迫下面,母語漸漸降低品質(adulterate)。保存台語ê原味是譯者(editorial committee)真重要ê目標。

雖然阮決定用羅馬字來定稿,tī我ê印象卻無特別去界定「漳」、「泉」ê發音。Beh翻譯以前,阮koh討論一項事,當時新約學界對馬可福音書ê共識。張牧師(Union, New Yok)、郭牧師(Princeton)是新約學ê專修,蔡牧師是普世學,ia̍h 我 (Union, Virginia)是舊約學。Ta̍k人 lóng真坦然來表達家己ê了解,tshui-tshiâu無仝款ê看法。Tsit種ê探討真要緊,會影響翻譯者對經文ê了解kap解釋,出現tī譯文,因為每一個翻譯文lóng是解釋ê結果。

到第三日,阮tsiah開始翻譯。Tuì第一章,一人分一段,用希臘文ê文本 (Greik Text),參考 “Today’s Inglish Version” (Good News for Modern Man), “Revised Standard Version”, 巴克禮ê白話字聖經、漢文ê和合本等譯本,去譯初稿。續落去,起草ê人讀家己ê譯文hō͘ editorial committee ê人聽。Ta̍k-ê 人 lóng uē-thang對譯文提出疑問á是批判。為tio̍h求「信」(真koh實) tī原文,阮有時爭論,去就教tī khah kuân ê權威:希臘文字典、馬可ê註解,á是有關ê專論。Beh hō͘伊「達」(通順達意)kap「雅」,阮讀了後問講:「聽有無?」,反覆大聲讀。阮就án-ni一節一段,一章koh一章譯落去。第一期結束, beh離開台中ê時,進度雖然無真滿意,小心ê試譯卻uē-thang接受。

第二期 tī新北投ê二禮拜,也是用仝款ê方法進行。兩禮拜後,tī 我 ê記憶內,譯到馬可九章。到第二禮拜,大飯店ê服務小姐kap阮khah熟了後,捧冰水 ,á是the̍h osibori (冰涼ê面巾)來ê時,kā阮講,lín tsit-tīn人客是怪人,生目睭m̄-bat看tio̍h ê。

Kui日關tī房間內,冊排kui桌頂,無pua̍h-kiáu,無叫酒菜,無叫tsa-bó͘,干單討冰水kap osibori,做lín tsit款sing-lí實在真pháiⁿ thàn。In講 阮tsia是觀「光」飯店,有特別ê房間teh招待日本á是外國來 ê觀光客。 阮問in講,kám m̄驚警察?in講土地公有拜有保庇,應召站kah警察局是厝邊隔壁,m̄-siàn lín家己去見習。

最後hit禮拜,阮去南神。Tī hia阮uē-thang將試譯 ê定稿整理、影印,koh用in ê錄音室來錄音。阮一面聽,一面看,重複koh再重複kā修改到四個人lóng滿意為止。An-ni, siōng短koh是第一先寫ê馬可,阮kā揀來做頭一個試譯,卻無法度tī六禮拜內全部kā完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