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林茂生博士論文》

| | || 轉寄

第一部 緒論 第一章 導言

一)引言

西元1895年,日本人擁有台灣tsit-ê島嶼,它距離日本本土有六百英里。Tòa tī tsit塊土地頂面ê台灣人民是漢人kah少數ê土著(註:1)。新統治者真緊to̍h認bat tsit塊土地有豐富ê資源,koh著手kā它開發。同時in mā著手學校教育制度ê設立,學校教育制度ê設立ē-tàng助長in ê計劃;嚴格講起來,學校教育制度ê設立是tsit-ê島上前所未有ê。三十四年來,in照in所認為siōng有效能達成目標ê方式,來從事tsit項工作。

今á日咱認為台灣真繁榮ā,而且教育以真大ê幅度teh成長,並提供一套完整ê求學體系—tùi小學到大學。雖然有真tsē問題產生,m̄-koh,行政者tī探求解決中,造就今á日ê教育制度。日本試探tsit種困難ê工作是值得o-ló ê。

二)教育民主理念ê假設

教育問題是任何所在lóng存在ê,因為條件時常teh變遷,教育to̍h需要修正。教育背後有一項基本ê要素,當問題產生ê時,教育者ē-tàng詳細觀察了後kā它解決,tsit-ê要素就顯現出來。筆者並無預備tī tsia討論近代教育理論ê基本要素,而且認為世界上所有主要ê國家,民主ê精神充滿tī教育是受公認ê。Tsit種精神試探向外擴散,並盡伊所ē-tàng ê來施益tī人,因為án-ne,suah帶來社會ê團結kah改進(註:2)。

三)台灣ê教育問題

簡單來講,教育問題是教育行政者ê專制kah大多數人民普遍ê民主訴求互相衝突ê結果。因為這是一個殖民地教育問題,它ê特殊性格集中tī課程ê選擇,並且環se̍h(華語ê「環繞」)tī文化ê接觸頂面,像講輸入新ê風俗、禮儀,以及語言來思考,suah m̄是在tī一般性教育問題ê基本特性上。當行政者試探來kā kan-taⁿ ē-tàng óa靠伊ê民族ê標準提升到伊認為適宜ê水準ê時,教育問題一定變成koh khah複雜kah具體。

四)台灣kah其他國家教育問題ê比較

當咱面對文化接觸面ê教育問題ê時,台灣有一種奇異ê特徵,這kah存在tī其它殖民地國家ê問題無lóng仝款。Tī台灣,日本人是行政者(統治者),á台灣人是hō͘ 統治ê人民。Tsit兩個民族ê文化性質無差別,in ê文化程度mā無gōa大ê無仝。Tī殖民地事務上,tī法國á是英國對in ê非洲殖民統治地關係中,á是荷蘭人kah in東印度公司ê殖民關係中,咱tshōe bē-tio̍h對比ê情形。以tsit三個國家ê情形來講,統治者所有ê文化,m̄-nā tī程度上,tī性質上kah in ê屬地mā是有差別ê。台灣ê情況mā無法度kah英國人tī印度ê情況相類比,因為咱雖然無法度武斷宣告英國kah印度之間tī文化程度上ê高低,m̄-koh,咱tio̍h承認in ê文化tī性質上無仝。講tio̍h美國kah菲律賓ê情況,咱有介tī兩者之間ê例,tī程度kah性質上有某種程度ê差別。對美國ê烏人情況,真oh提出一個thang對應ê例。Tī tsit-ê個案ê例裡,一個族群若是in bat有某種文化,卻已經背離它並已經進入白人ê文化—而且用tsit-ê模式來定型。這以外,膚色ê障礙已經是一個特殊ê問題,m̄-koh,這是tī咱討論範圍以外ê。

咱來概略審視世界,卻tshōe bē-tio̍h一個情況kah台灣特有ê例來對應。雖然咱粗略處理tsit-ê題目,咱m̄相信koh khah徹底ê研究ē-tàng提出一個互相符合ê對應。有可能siōng相近ê是亞爾薩斯·洛林(Alsace Loraine)ê情況,tī hia,法國人kah德國人擁有仝款性質kah仝款程度ê文化,in做厝邊tòa做伙,tī歷史ê演變中更換in ê統治者而已。講tio̍h文化ê接觸情形,台灣kah韓國差不多完全仝款,m̄-koh,因為tī仝一個帝國體系內,無法度產生有效ê比較。

五)日本文化kah台灣文化ê共同點

如頂面所敘述,佔人口百分之九十五ê台灣人是漢人,同時負起教育者責任ê統治階級是日本人。兩個民族之間擁有文化類似ê所在,lóng有繼承大陸ê文化遺產。In ê書寫語言、in ê思想kah習慣,以及in ê道德kah宗教lóng ē-tàng追溯(sok)到仝一個淵源—漢文化kah一般ê東方文化。Tī tsia有一個真無平凡ê情況,一陣有古老傳統kah偉大文化遺產ê土生漢人,to̍h是台灣人,受來自有仝一個文化淵源ê少年民族所統治。Tsia無膚色ê障礙、無無仝ê思考方式、無無仝ê行為準則,甚至表面上看起來,tsit兩種人ê外表真類似。

日本人mā一屑á都無疑問,真清楚tsit種共同點,in mā瞭解tio̍h就án-ne來講,文化ê接觸是真容易建立ê。Tsit種接觸ê基礎án怎是真重要ê,因為它影響tio̍h教育。

六)日本tī台灣ê教育政策

Mā可能是日本仰賴外國ê殖民史做她統治台灣ê指南,因為這是她第一pái ê殖民經驗。以下是她可能採取ê政策。事(tāi)先,mā是siōng普遍ê政策,to̍h是kā殖民地當做殖民母國經濟壓榨ê對象。這意思是講in忽視被統治ê人民,並塑造in習慣來服從,來成做達成殖民政策目標ê自願代理人。西班牙kah葡萄牙tī美洲、大英帝國tī印度,以及荷蘭tī爪哇,lóng採用tsit-ê政策。另外兩種政策比以上所提過ê koh khah進步,to̍h是同化受統治ê人民以及hō͘ 受統治ê人民自治。前者聽講tī法國ê殖民地真時行(kiâⁿ),後者hông看做是大英帝國殖民地ê進步趨勢(註:3)。

日本雖然起初m̄承認,其實是已經著手極有包涵性ê同化政策,並且kā tsit-ê政策應用tī教育體系。當teh擬定教育計劃ê時,tsit種政策to̍h是主導方針,因為固執ài tī教育中實施同化政策,suah引起衝突。

七)研究ê目標

研究ê目標,事(tāi)先是對教育制度本身、發展ê過程kah發展ê主導方針做歷史性ê概述; 其次,分析教育活動華語化衝突以及和諧ê原因kah影響,並tshōe出建設性ê改善之道。

八)資料

Tsit份研究有兩種主要ê資料,to̍h是文獻kah個人ê觀察。主要ê文獻包括〔1)台灣政府ê教育報告,(2)以及主題有關ê書籍、雜誌kah通訊,(3)關於種族kah文化問題ê一般文獻,以及(4) kah台灣教育情況有關ê其它國家ê教育報告,像講朝鮮kah菲律賓ê教育報告。講tio̍h個人ê觀察,乃是筆者十幾年來所進行ê,tī tsit期問,筆者是台灣公、私立學校從事教育ê工作者,mā是知識階層ê文化運動ê一位領導者。

九)有關參考書籍

有關台灣ê書籍kah雜誌是tùi真tsē類型ê作家所寫ê。(1) Tsit類ê作者往往是見聞無深刻ê旅行家,in bat tī tsit-ê島上停留兩禮拜á是小khóa khah長一點á,以個人ê觀察,koh再借助tī thang利用ê資料來擴充伊ê觀察來而寫完成ê。Tsit類ê冊若是由有能力ê作者來寫並安插大量相片ê解說,當然是會引起旅行書籍讀者ê興趣,m̄-koh,總括講起來,這m̄是學術性ê,無夠做本研究ê參考資料。(2)第二類書籍ê作者,由某一kóa機關所雇用去發展特定ê觀點。Tsit類冊一定會有偏見ê、片面ê,而且有誤導性ê。總講一句,in ê資料來自政府ê檔案,伊ê正確性是無憢疑ê,m̄-koh,細節是經過作者詳細挑選,來支持預想ê觀點。Tsit類冊thang歸類做宣傳ê書刊,用做參考資料ê時tio̍h謹慎審查。(3)第三類ê作者往往是外國領事、sing-lí人kah移民,in tòa過台灣,對當地ê情況有真實ê了解。Tsiah-ê人ê貢獻是真有價值ê,因為無偏見ê個人觀察,kah有歷史研究ê才能,會寫出一本公正ê好冊。(4)第四類ê冊是由傳教士寫ê,in tī tsit-ê島上居留一段真長ê時間。因為居留期間kah島上真tsē社會團體有密切ê接觸,作者常常供給廣泛(huat)koh豐富ê資料。Koh khah值得提起ê是,tsiah-ê作者thang得益tī前任傳教士收集而存留落來ê資料。M̄-koh,大部分ê冊對禮儀kah風俗有詳細ê記敘,對政治kah社會ê情況就寫kah真少。(5)由過去á是tsit-má ê領導階層所寫ê本地資料lóng是真有價值。Tsiah-ê書籍á是文章,tī精通漢文á是日文,並有夠額英文能力ê腳手中,若是ē-tàng以無偏袒koh公平ê態度,若謹慎kā它選擇,會提供m̄是凡響ê背景,並呈顯出tsit-ê主題ê真實情況。

我tùi tsiah-ê資料,加上政府ê報告,詳細選擇我ê書目資料。kah以往仝款,我以個人一生ê經驗引tshōa我做選擇,並對tsit項工作有大大ê幫助。

雖然附上書目具備對tsit-ê主題ê角度有關ê資料,其中只有一本英文冊直接處理tsit-ê問題。Tsit本冊是阿諾(Julean H. Arnold)ê一篇專論 “Education in Formosa”(中譯:《台灣教育》),tī 1908年由華盛頓內政部教育局出版。雖然這寫tī二十一年前,筆者認為有所受益koh心存感激。M̄-koh,因為當時ê教育iáu是tī未開發時期á是過渡階段。因為án-ne,tsit本冊雖然差不多已經命中問題ê核心,m̄-koh,因為年代ê關係,它ê幫助有限。另外一本冊ê題目是《台灣教育史》,由吉野秀公以日文寫tī 1927年,它供給ê豐富資料是值得感謝ê,m̄-koh,tsit本冊比較欠缺對文化問題ê提示。因為入手資料ê欠缺是一個限制,它致使筆者tī tsit份教育研究中,tio̍h十分謹慎處理每一個細節,變kah koh khah重要à。任何tùi日本冊上引來ê章句,tsit篇論文ê筆者擔當翻譯是m̄是正確ê責任。

十)技巧ê使用

筆者kā試探來ê lóng無偏見來呈現所有ê事實,所使用ê技巧是利用歷史kah分析性研究來呈現自古到taⁿ教育發展ê過程。無仝文化ê接觸來引起ê現象、造成衝突ê原因kah後果,以及教育致使一種共同文化所扮演ê角色,tsiah-ê lóng靠社會學ê調查、觀察、描述、歸納kah詮釋ê技巧,然後探討趨勢,並估計影響tsit類趨勢ê各種力量ê功效。第三,用比較方法所做ê嚴格評估,會用來做出結論,並對台灣目前ê教育問題,提出可行ê解決方法。

十一)一般背景
為tio̍h beh hō͘讀者koh khah瞭解tsit項研究ê重要涵意,筆者增加一章關於台灣ê歷史kah地理ê背景。Tsit章提供讀者有關tsit-ê島上所有明顯ê消息,像講過去到tsit-má ê政治、社會kah教育狀況。M̄-koh,免講這m̄是tsit項研究ê主要部分。所以,包含tī tsit章裡ê所有資料比其它各章khah欠缺原始性。

十二)Tsit項研究所預測bē到ê結果

Tsit項研究是由純粹ê學術觀點做出發點,筆者無法度mā無想beh去預測tsit項研究ê價值á是結果。M̄-koh,當我列舉事實並做出結論ê時,若是ē-tàng hō͘日本人kah台灣人民ê問題明朗化,若是有kóa國家因為有類似ê情況存在, ē-tàng就tsit項研究得tio̍h一kóa消息,若是tsit項研究ē-tàng幫助行政者對將來教育方面ê努力,m̄-nā tī台灣彎島上,mā tī中國大陸kah日本本土,hō͘兩個民族有koh khah密切友誼ê精神,筆者當然是kā對tsiah-ê phah算bē-tio̍h ê價值kah結果,感覺滿足。

註釋

(1)Tùi tsit-má開始,「台灣人」("Formosan People")tsit-ê名稱,主要是teh指當地ê漢人,台灣四百萬住民中間,in佔百分之九十五。當提起土著ê時就用「蕃人」("savage")tsit-ê名稱。譯者按:「蕃人」原文作“say-age",有伊ê時代背景,tī日本文獻中,tī台灣稱漢人以外ê土著為蕃人。Tī譯文中改用「原住民」敘述,除非需要引用日本官方所使用ê名稱。

(2)Tī tsia,民主精神ê意涵是「民主ê原則要求競賽中有平等ê起點,同時期待結果無相一致ê終點。」見Croly, “The Promise of American Life”, p.181, NewYork,Macmillan,1914。

(3)見矢內原忠雄ê《殖民政策の新主題》,頁338一340,東京,1928。Tī tsit kui篇論文中,「同化」tsit-ê位詞是用做表明一種政策,tsit-ê政策ê「目的在tī強迫它所控制下ê原來ê住民去接受母國ê文化、語言及制度。」(見R.L. Buell, “International Relations”, p.35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