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古典台語文學e5的欣賞》

| | | 轉寄

台語字典ê源起頭

踏頭話
賴永祥長老 tī「教會史話32」講起《廈門音新字典》(一般稱做《甘字典》,甘為霖牧師 tī 1913年編印這本字典,台灣人會當用白話字來bat字(漢字),真受歡迎。伊koh tī 「教會史話60」講起《廈門音 ê 字典》( “Ē-mn̂g Im ê Jī-Tián”)是甘為霖編《廈門音新字典》 ê 藍本,我手中有《廈門音新字典》(修訂13版,1984年), 賴永祥長老將伊 tuì New Brunswick神學院圖書館借閱 koh copy 落來 ê“Ē-mn̂g Im ê Jī-Tián”借我,hō͘我有機會來了解這兩本對台灣教會羅馬字影響上大ê字典。

作者: 一) 打馬字牧師 打馬字牧師(Rev. John van Nest Talmage, 1819/ 8/ 18~1892/8/ 19)是美國歸正教會派駐廈門 ê 傳教師,1842年8月19日uī Rutgers College畢業,1845年uī New Brunswick神學院畢業,1846年按牧;1847年由美國亞比絲喜美總會( American Buard of Commissioners for Foreign Missions)派來廈門從事傳教,一直到1892年,tī廈門前後有45年久,成績輝煌。

打馬字是推廣廈門音白話字出力上大 ê 人,伊 tī 1853年刊行 ê 《初學指南》(Tn̂g-uē Hàn-jī Tsho͘-ha̍k),聖經 ê 廈門音 ê 翻譯有路得書(1853)、路加福音傳(1866)、約翰書信(1870)、加拉太書、腓立比書、歌羅西書、馬太福音傳、羅馬書....等,kap伊 ê 遺稿《廈門音 ê 字典》,lóng值得紀念。

《廈門音 ê 字典》是用羅馬字拼音白話字寫成 ê ,冊名叫做 “Ē-mn̂g Im ê Jī-tián”,1894年(打馬字死後二年)由廈門鼓浪嶼萃經堂印行。寫頭序 ê 來坦履牧師(Rev. Daniel Rapalje) mā 是美國歸正教宣教師,1858年來到廈門,是打馬字 ê 同工。

二) 甘為霖牧師 甘為霖牧師1841年tī蘇格蘭 ê 格拉斯哥(Glasgow)出世,tī故鄉讀四年大學 kap 四年神學,tī人文學及神學 lóng 有好 ê 造就。1871年7月19日,英國長老教會倫敦中會tī伊斯林敦(Islington)教會 kā伊封立做宣教師,並受派來台灣府城(台南)做牧師。伊九月初七 tuì 利物浦(Liverpool)出發,十月底來到香港,經由廈門坐小帆船,tú tio̍h 大風湧,tī 1871年12月10日來到打狗港(高雄)。
頭序:
一) 廈門音 ê 字典 Tsit本字典是大美國歸正教 ê 牧師打馬字先生製,tī咱 ê 主1847年,伊有來廈門傳真 ê 上帝 ê 道理,勉勵人信靠救主;伊tiàm tī廈門40外年,用tsuē-tsuē好 ê 法度引tshuā人來拜上帝做救主 ê 學生。

Tī主1879年,伊有寄phue hō͘伊所屬美國 ê 公會,內中講起伊做字典 ê 意思;伊講:「我tsuē-tsuē年久有teh備辦這號(種)廈門白話 ê 字典,將中國khah常用 ê 字kap聖冊(經)所有 ê 字解明。我拍算這個字典會大幫助信主 ê 人,hō͘ in會學讀in本國 ê 字,第一要緊hō͘ in會學讀聖經。無這號字典通看,唐人(漢人)ài識(bat)(fa41)本國 ê 字是oh(難);tak字tio̍h跟先生(老師)讀才會bat,家己buē曉用平常 ê 字典,因為平常 ê 字典是人已經bat字才會曉看。我抑拍算這個白話 ê 字典會幫助西國(西方國家) ê 牧師,hō͘ in會學中國字。我 ê 身軀若無破病,ǹg望做這個字典到今年會完工。

所煩惱 ê 是這個印(刷)以及合(釘) ê 所費,m̄知會tuì tah-lo̍h得tio̍h。」 Phue寄去了,(打馬字)先生幾若年 ê 久koh再用心神刪改補添,hō͘這個字典ná詳細ná齊(tsiâu)備。字典猶未印,先生ti71892年hō͘主召伊離開世間。

已經有美國信主幾若人歡喜出所費,所以這時印這個冊來成先生久久teh ǹg望 ê 意思。總是過別人 ê 手m̄值tio̍h伊本身titeh7會khah詳細。看冊 ê 人若看見有錯 ê 所在,總會體諒;目錄 ê 路尾有另外拾(khioh)改錯補無落(無補tio̍h=補遺) ê 字。後來若有人看見錯 ê 所在,請伊再koh補,是心所歡喜。

打馬字先生teh備辦這個冊 ê 時,伊有細膩(小心)講究別人所做 ê 字典,看排列字kap解說 ê 法度;伊抑bat講:「雖然所看幾若樣 ê 字典,tak號lóng有幫助我;若是大幫助我 ê ,是杜先生所製 ê 廈門白話 ê 字典(賴永祥註:指杜嘉德編《廈英大辭典》)」。 Taⁿ tio̍h koh寫幾若句hō͘看冊 ê 人會明。 1) 排列字 ê 法度是看字音排列,就是tuì a 算起到 u 為止。 2) 白話khah大字 ê 是字音,khah細字 ê 是解說。 3) 斜 ê 字是指本字khak常用 ê 白話,譬論「光」字,khah常用 ê 白話是“kng”。 4) 若有用月眉 ê 記號,意思是月眉外是本字 ê 解說,月眉內是本字 ê 解說相連,譬論「抹」buat 字,解說“buah”;buah(-iû),buah(-hún) 5) 兩字抑是兩句相同意思,就用平平 ê 記號(=),譬論「焦」tsiau字;抑=憔,就是講本字抑kap憔(tsiâu)字同。

Tsit-ê頭序是來牧師做,打馬字先生破病 ê 時,聽見來先生beh續接伊料理(fa41)這部字典,是hō͘伊 ê 心平安。
二)甘字典 因為這個字典差不多15,000各樣ê漢文字,每字ê解說不得已tio̍h khah簡寫,m̄-koh伊ê意見是夠額明hō͘人知各字通做甚物tú好ê路用。 Tsia-ê白話字是趁咱聖經ê字法,就是用“ts”字kap “ts”字來分別兩款ê口音;“ts” tī“ e, i ”字ê頭前,“ts” tī “a, ng, o, o͘, u”字ê頭前,親像:CHE, tseh, tsik, tsing; tsi, tsia, tsiha, tsiam, tsian, tsiang, tsiap, tsiat, tsiau, tsiauh, tsih, tsim, tsin, tsio, tsioh, tsiok, tsiong, tsip, tsit, tsiu, tsiuh:TSA, tsah, tsai, tsak, tsam, tsan, tsang, tsap, tsat, tsau, tsauh;tsng;tso, tso͘, tsua, tsuah, tsuan, tsuat, tsue, tsueh, tsong; tsu, tsuh, tsui, tsun, tsut.

本字典抑是趁聖經土音ê樣,因為漳-泉-台雖然有tsē-tsē腔,咱beh印冊,自然tio̍h tuè hit號khah通行ê土音,續hō͘人讀ê時陣tshut在伊來ho͘。歐洲kap大美國ê人是照按呢來行。

我四十外年前到台灣ê時,lóng無這號ê字典,抑lóng無知影先生tī-teh;所以我緊來出力,大ǹg望這字典會幫助tsē-tsē人bat字才khah會曉盡本分。 因為台南教會屬ê學生林君錦生以及陳君大鑼kap我tàu做這個工程,咱tio̍h kā(fa41)說多謝。 ─甘為霖/ Kam uî-lîm 字典內容:
一) 廈門音 ê 字典 《廈門音 ê 字典》總共469頁,字典部分佔385頁,照字音 ê ABC編排,有義解kap用例,每字佔一tsuā至數tsuā不等。另外有字部(部首,387~392)、目錄(393~461)kap改錯、補遺字(465~469)。目錄是將所收 ê 字按照字部字畫排列,賴永祥tuì目錄算出這本冊收字有6,378字。
二)甘字典 《廈門音新字典》所收字數約有15,000字,tuì《康熙字典》kap「十五音」選出,另外koh參照西洋人所編ê漢字字典,譬如Morrison, Medhurst, Williams, Giles, Talmage, Mackay(中西字典), Father Coovreur, MacGowan, Hare等所編ê字典。音是採取漳、泉、台所通行ê地方音,因為伊ê助手是林錦生kap陳大鑼,khah偏重tī台南附近ê腔口;大量參考漳州音「十五音」,其所列ê本字kap訓用字,lóng kā引用。有音無本字,就用訓用字;如果tshuē無適合ê字,就tī音ê後面加“─”來表示無字。每字原則上占一tsuā,有簡單注解kap用法;一字若有數音,hit字會出現tī數位,譬如「歌」出現tī“ko” kap “kua”,「目」出現tī “ba̍k”kap “bo̍k”。

追加附錄有聖經ê人所名、地號名及人名、民間ê字姓、甲子kap節氣、簡寫字ê摘要,mā有漢字字部索(sik)引kap漢字字部檢字表。


兩本字典相仝ê所在:
一) 拚命tshuē漢字 《廈門音 ê 字典》是甘為霖編《廈門音新字典》 ê 藍本,所以排版方式真接近,《甘字典》增加真tsē字;m̄-koh兩本大部分ê漢字,目前lóng罕teh使用,現代中文電腦lóng拍bē出來。有ê字音無漢字,所以有人講台灣話有音一定有字(指漢字),koh講白話字m̄是字,實在是烏白講。

Hit當時(1894~1913)ê人受漢化影響,想beh將所有ê廈門音lóng漢字化,結果kap現此時仝款現象,仝意思ê一音,各人使用無仝款ê漢字,人講假若春秋戰國時代;譬如 “bān”to有慢、漫、蔓、嫚、謾,字典tī每字ê解說煞尾lóng注明“ia̍h kap tíng 1/2/3/4-jithong7”。編字典ê人to̍h ài將所有ê「tshuē字、造字」一一編入去字典,實在無簡單,mā是真辛苦ê代誌,Hit種人甘會使講gâu人,我看he比罪人khah慘死無人。 Koh無tú-tú大家lóng hiah gâu tshuē/造字,《甘字典》中ê “à-pà” 解說做 “tsiū-sī tsiàu ka-kī ê ì-sù lām-sám-tsuè(tsuè)”,he就是咱現代人所講ê「鴨霸」;但《甘字典》kā劃一橫「─」講是「無漢字」。甘會講是到中國無理beh侵佔台灣,“à-pà”kah咱擋bē tiû,才tshuē tio̍h「鴨霸」這字來形容中國ê“à-pà”?A 2中國to無「鴨霸」這種漢字,莫怪(fa41)m̄-bat你teh講(fa41)“à-pà”,所以到taⁿ猶是hiah “à-pà”。請tshuē字ê先進緊tshuē(fa41)中國人看會bat“à-pà” ê漢字,通hō͘(fa41)知影咱台灣人ê心聲,看會緊放棄霸占台灣ê pháiⁿ企圖bē? 《廈門音 ê 字典》mā無“à-pà”這字,「鴨」ê正確音是“ah”,甘會講hit當時(1894)ê廈門人bē “à-pà”? 甘為霖來到台灣編《甘字典》ê時(1913),台灣人才會曉 “à-pà”?這to̍h ài請語言歷史學家去研究。 我查手中ê 《台灣話大詞典》(陳修 編著,2000年9月),伊講 「“à”=惡,惡霸à-pà也。逞(thíng)強不講理也。....當今書刊上,皆作鴨霸,一笑。」但伊tī「惡霸」ê注解是「惡霸=ok-pà,獨霸一方ê惡棍。地方ê惡霸=地頭蛇。」He kap “à-pà”假若差一大節,意思無真合。《李氏台語辭典》(李春祥 編著,2001年5月)無 “à-pà”,mā無「鴨霸」,伊無像陳修「一笑」,suah講台灣話無“à-pà”這字,tshuē無漢字to̍h講無hit-ê台灣字,其實羅馬字/白話字ê “à-pà”是正港ê台灣字,有按呢ê覺醒才bē為tio̍h tshuē無漢字來痛苦。 大部分ê查甫人lóng有tshuā “bó͘”,tshuē漢字ê人kā(fa41)ê “bó͘”講是「某」(陳修ê《台灣話大詞典》mā是按呢寫),根據打馬字kap 甘為霖ê字典解說: 「某(bó͘) 物總稱ê字,抑是酸ê果子ê意思。」按呢講起來,將家己ê “bó͘”當做「物件」抑是「酸ê果子」,he假若to̍h是「大男人主義」loh。Koh khah趣味ê代誌,打馬字ê字典中ê “bó͘”,無一個解說做“ang-bó͘” ê “bó͘”,伊編字典個時代甘無“ang-bó͘”ê夫妻制度?;《甘字典》卻將“bó͘” ê漢字寫做 (妻Tshe),he是讀做 “tshe”,kap “bó͘”ê讀音差天kap地。聽李勤岸教授講咱台語ê「牽手」是平埔族ê話,甘為霖牧師來台灣編ê 《廈門音新字典》ê頭序講這本字典是漳(州)-泉(州)-台(灣)通行ê字音,卻無將「牽手」編入去,實在真不可思議。 Tuì以上ê例會當看出漢字確確實實m̄是為咱台語設計ê,羅馬字ê白話字才是專門為台語(包括原住民、客家kap福佬)設計ê。咱這代受華語教育ê影響,暫時使用漢(字)羅(馬字)合用(有通用ê漢字就用漢字,nā無就使用羅馬字),mā ài漸漸「脫漢」,親像越南按呢「去漢」,廢除漢字來全部使用羅馬字,hit時台灣to̍h真正獨立。
二) 排版錯誤 Khah奇怪ê是:《甘字典》ê冊名印做《廈門音新字典》,內面每一頁上頂面ê標名lóng印做“Ē-mn̂g Im ê Jī-Tián”等於講是《廈門音 ê 字典》。Koh khah不可思議是《甘字典》tī 1984年出版ê修訂13版,排版猶有足tsē錯誤,譬如:第一頁ê“kiaⁿ-sài”印做“kiaⁿ.sài”。第二頁ê “āⁿ=餡”ê解說:“....ké só͘ ....”印做“....ké, só ....” 《廈門音 ê 字典》tī頭序有提起「看冊 ê 人若看見有錯 ê 所在,總會體諒.... 後來若有人看見錯 ê 所在,請伊再koh補,是心所歡喜。」《甘字典》lóng無提起請讀者tàu改錯ê訴求。 《甘字典》內頁ê英語冊名有印“Tsin-tsiu, Tsiang-tsiu and Formosa),頭序中印 “Tsiang-Tsuân-Tâi”, 英語ê “Tsin-tsiu”是m̄是“Tsuan-tsiu”之誤?
三) “ts” kap“ts” 打馬字ê字典無“ts” kap “ts” 之分,甘字典有分,但到現此時ê白話字koh lóng用“ts”。
四) 漢字kap華語無仝 「握手」咱lóng讀做 “at-tshiú”,但這兩本字典ê「握」lóng讀做 “ak”,就是「把握」ê “ak”。“at”ê字音mā無“at-tshiú”ê解說,所以講咱祖先無「握手」ê習慣,to無「握手」ê字音;按呢講來,「握手」是 tuì華語來ê「外來語」,mā有可能是對日語「握手」(=aku-siu)來ê。Hotsys內底koh有「握手」(=at-tshiú)leh,因為Hotsys是現代台語。
五) 現此時無用ê字 《甘字典》增加ê字真tsē tī現代台語無teh用,譬如:“ái”講是“lâng teh tshiò ê siaⁿ, tshiò ê khuán-sit”;“ài”講是“khiû-khiām, liám-síng,kiâm-siap, tàng-sng”; koh一個“ài”講是“sūn-thàn, sāⁿ sun-ho̍k”mā講是“kè-óng, tsiū-sī lâng lī-khui sè-kan”等等。Tsiah-ê字音可能干單是廈門音,m̄是台灣音? 陳修ê《台灣話大詞典》to lóng無tsiah-ê字音,《廈門音 ê 字典》mā khah少這款ê字音。講起來mā奇怪,《甘字典》有兩位台灣人助理編篡(tshuàn),thài會收集hiah-ni̍h tsē m̄是台灣人teh用ê字音?
結語: 我手中ê《廈門音 ê 字典》是影印本,因為早期影印品質無好,有看bē清楚ê所在;koh因為賴永祥長老分幾pái影印,mā有失頁ê所在,致使到進一步ê探討有困難,所以案下二年久。 Taⁿ我tuì蔣為文教授買tio̍h 1913年再版ê《廈門音 ê 字典》,thang繼續來做比較,今後再koh進一步來探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