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《一位台灣女信徒ê自述》》

| | | 轉寄

第二章_8)Τī岩槻町金子齒科診所工作

有一工,我hông叫去會客室;一个婦人tī hia teh等我。她kah-ná是崎玉縣槻月町金子齒科診所ê頭家娘。她講她想beh ài一位tī出業生中間tshōe 一个tòa院ê女醫生,她看tio̍h我to̍h講一定tio̍h去她hia。1944年三月ê東京,物資缺欠,真tsē人為tio̍h安全疏開。頭家娘講月給120元,提供食kah tòa,表示真好ê條件。我為德子感覺擔心,所以,殘殘kā她拜託看māi,講:「失禮,你kám ē-tàng請兩名醫生?實際上,劉德子mā是真優秀,阮一直做伙tī-.leh。」Tsit位頭家娘真爽快答應阮兩人。我隨時叫德子來kah頭家娘會面。就án-ne約束下禮拜去訪問岩槻(いわつき)。

禮拜日透早tùi上野站上車,tī大宮換車,來到岩槻;tsia是一个田庄小鎮,m̄-koh tsit-ê小鎮以製造人形真出名。金子齒科診所是該鎮出名ê診所,真緊to̍h tshōe-tio̍h。診所有四台診療椅,thèng候室真闊,有一台大鋼琴(Grand piano);診所ê後面to̍h是khiā家。

Tī花園裡有種牡丹等等各種花,配合kah真好看。花園ê後面有一个分隔間,in叫阮tòa tī hia。Hit-ê隔間kah-ná是頭家娘kah全家ê歇睏房間,有八塊tha-tha-mih kah六塊tha-tha-mih,以及一間浴間。無灶kha,m̄-koh這是一个sù-sī koh爽快ê優雅房間。阮真kah意tsit間厝。M̄-koh,我有仁愛kah我做伙,bē-tàng放她ka-kī一个tī-.leh,我問頭家娘看ē-tàng kā她做伙tshōa去;這mā OK。

金子院長ê漢草細漢koh瘦抽,已經超過50歲,伊人真溫厚。技工室由一个30歲ê少年人負責,伊ê名叫近藤(こんとう)。金子院長夫婦有四个gín-á;大tsa-bó͘ kiáⁿ照子(てるこ)正teh準備明年去讀東洋齒科;大kiáⁿ雅秀(まさひで)tī中學三年級,講伊將來mā beh齒科醫,beh繼承金子齒科診所;次男靖(やすし)中學一年á;屘á-kiáⁿ廣(ひろし)小學四年á,koh有女僕春枝(はるえ),tsiah-ê to̍h是家庭ê全部。頭家娘人真溫柔koh開朗,厝內kui工lóng是她ê聲,充滿活氣。

1944年ê東京,ta̍k工lóng欠缺食物,悲慘koh憂鬱。我kah仁愛、再萬ê配給,tī半個月內to̍h食完,想bē出後半個月beh án怎生活。我tiāⁿ-tiāⁿ kah朋友做伙去東京郊區買物件,帶ka-kī ê外衫kah內衫,去kah in換蕃薯kah菜蔬。Taⁿ來岩槻以後,非常感激有豐富ê生活。

阮去上班ê時,tī治療室ê壁頂有貼一張紙,寫「吳南海子 齒科學士 中山德子 齒科學士」,想起來真緊張。日本患者彬彬有禮,而且尊重醫生。嘴齒得tio̍h治療了後,àⁿ頭表示感謝tsiah tńg去。Mā有一kóa女性患者帶來煮熟ê雞卵kah雞肉,講:「請帶去你ê房間食。」